当前位置:

媒体报道

北京东大肛肠医院特需门诊有个"苏大爷"

值班医生当前可接受您的在线咨询

文章来源:北京东大肛肠医院

题记:你知道么?在北京东大肛肠医院特需门诊有个出了名的“苏大爷”,他为人亲和友善,幽默风趣,他把年轻的医护们称作“小孩儿”,而这群“小孩儿”都是苏大爷的铁粉。

图片说明:特需门诊的“苏大爷”——北京东大肛肠医院肛肠科主任苏道湘

特需门诊的“苏大爷”

一对黑黑的粗眉,一张微笑的脸庞,说起话来时而掷地有声,时而轻声细语,能气场全开,也能瞬间变成病人的解语花,喜欢看书,喜欢旅游,能看病、能培训、还能写文章,在听过众多版本医护眼中的苏道湘之后,终于得见本人。

今年已经65岁的“苏大爷”是一名肛肠科医生,曾在普通外科工作,而到北京东大肛肠医院专职肛肠科也已经整整十年了,谈到成为一名医生的经过,苏道湘感慨万千,“考个医学院,当个大夫,能帮助别人,那时候大家都觉得学医好。做了一辈子医生,感慨挺多的,觉得一点也不后悔,尤其是外科,能把病人救活了,感到很骄傲。”

好男儿志在外科

幼年的苏道湘每每为重病的父亲到医院拿药总会特别羡慕医生这个职业,“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一个病号,我经常为父亲去医院拿药。当时父亲的营养跟不上,他全身水肿,经常喘不过气来,非常痛苦,每当吃了药身体就好多了,所以我从小就佩服医生,觉得那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

然而成为医生并不是他的梦想,命运的选择却往往是歪打正着,“当兵之后我被分到部队医院的后勤部门,人家当兵都能扛枪、看飞机大炮,我从当兵开始就在医院。后来部队选送学员,我进入了第二军医大学,逐渐走向了医生的道路。”

苏道湘上学期间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各项成绩都很好,本来可以留在学校,但他却选择了支援边疆,“医院很重视我,但是条件有限,问我你想干哪个科,只能满足你到这儿了,我说我就想干外科。外科工作是我自己选的,第一我觉得自己身体棒,第二是外科能干脆利索地看好病,第三我觉得外科虽然有风险,但是越有风险越有挑战性。第四是我性格决定的,我干事痛快利索,像内科这种慢慢吞吞的,不适合我。我手比较大,我们老师说我是个干外科的材料。我带8号手套,别人的手套一般是6号、7号的,可难为手术室要为我一个人专门消毒准备。”

图片说明:特需门诊的“苏大爷”——北京东大肛肠医院肛肠科主任苏道湘

外科并不像表面那样风光

后来在种种机缘巧合下,苏道湘选择了肛肠科,“以前普外科的时候就做过肛肠手术,在大医院,肛肠科的病人不少,可是很少有大夫会想做肛肠科的大夫。他们觉得比较臭、比较脏,也比较麻烦,天天要面对屁股这个尴尬的地方,而且不像其他外科手术,缝好了无菌伤口,一个星期拆线,只要不感染就好了。可肛肠科手术每天都要换药,面临着各种情况,你得在人家的屁股上趴着看来看去。”

成为一名肛肠科大夫,除了思想上的觉悟,还要克服心理上的诸多不适,“做外科大夫经常跟血和脓打交道,说白了也够恶心的。当时做一个肠梗阻的手术,切开肠子之后,一团子蛔虫出来,往外掏那个虫子,一掏就是一盆,不是一条两条,而是几十条上百条,把肠子都堵住了,还有囊虫、绦虫。不感染的情况就是清清的肠液,感染了就是一摊脓液,大大小小、疙里疙瘩、又臭又脏,真是恶心的人吃不下饭,不过现在都习惯了,做肛肠科的不能怕脏。大便,是人的正常排泄,臭就臭吧,弄完马上吃饭,这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要是遇到严重便秘,甚至结成糞石的病人就只好用手去一点一点掏大便,这是肛肠科大夫的必修课,怕脏怕臭干不了这个,每当这时,能遇到病人消除了痛苦说声谢谢,尤其说你们大夫真不容易这样的话觉得也值了。干外科,有时一刀下去,十几二十公分的切口,晕血也干不了这一行,所以,脏、臭、累、险是对一名外科大夫的基本考验。”

近日热播出《外科风云》电视剧苏道湘也看了几集,不过却与自己的期望大相径庭,“里面的人白大褂那么干净,不太真实,而且大夫可以趴在护士台上跟小护士聊天?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其实,外科医生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风光,在普外科的工作中,留给苏道湘的还有许多苦痛的回忆,“记忆中一个肛瘘病人,因为在别的医院手术失败,病情一步一步恶化,肛门已经几乎被‘掏空’,而转到当时我实习的医院里,我作为手术助手参与治疗,手术后病人减轻了大部分痛苦,但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已经没有办法治愈。那位病人是一位农民,家里一穷二白,为了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病人的弟弟拿了老家种的一兜子光溜溜的土豆跪下来感激我和主治医生,可是当晚病人想不开,从医院厕所的窗户那里跳了下去,那个事情记得最清楚,也让我感受到了这份沉重。”

肛肠科,其实现在的研究还远远不够,还有许多我们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最主要的问题是在术后风险的控防中,“从学术角度来说,其他专业学术价值高得多,很多东西到目前为止还是吃不透的,比如肝胆、肿瘤需要继续研究。肛肠科看上去就肛门那几个病,非常局限,连论文也很难有更大的发展。痔疮的分类、病因都非常清楚,很难再发明创造,面窄得多。肛肠病人也很局限,并没有其他科那么复杂,可风险有的还挺大,术后出血是最应该防控的问题。”

特需门诊里的“特需技能”

在公众眼中一些医院的特需门诊意味着高消费,但在北京东大肛肠医院正相反,特需门诊是专门为老人、小孩、二次手术、疑难杂症的特殊病人开设的门诊,这个门诊的性质更具公益性,当然也面临着提供优质服务等更大的挑战。

“骂不还口”就是在特需门诊的医生要具备的第一项技能,“特需门诊最主要是服务,病人大老远跑来了,多不容易,我们不能耍态度,不能不耐烦。有的时候我们还得受委屈。有的人进来就骂骂咧咧的,一进大门就各种不满意,有的病人不能理解我们是老楼安装不了电梯,我怕他上不来,找四个男护士把他抬上来他也不满意,进厕所看到没有蹲便也不满意,有时候药暂时断了,怕大老远的让人再跑过来,就让进微信群,可以随时通知,结果张嘴就是一顿骂。可我们还不能还嘴,不能激化矛盾,但是对方越骂越起劲,绑的一声甩门而去。我们就只有坐在那里干生气。”

特需的一个老年病人,十来天上不出厕所,苏道湘给她掏出大便之后,病人解得十分舒服,从厕所出来就要给苏道湘磕头。苏道湘开玩笑说,您别磕头了,买个西瓜吃吧。本来是个玩笑,可是过了五六天老太太托女儿专门给医生们送来一个西瓜。说起这段给病人掏大便的事情,苏道湘倒是觉得正常不过,“在咱们东大医院,大家都很习惯。手术室的大夫经常被喷一脸大便,医生也好护士也好,我在东大十年,没见过有人嫌弃病人臭。”

在特需门诊,要掌握的第二项技能就是与病人的良好沟通,具体来说就是通过沟通获得病人的信任,让病人能够配合医生治疗。苏道湘把接触到的病人分为三种,一种是客客气气,真心来看病的,第二种是完全不信任的患者,第三种是可以取得信任的患者,“我们这份工作做得多了,病人一进门就知道的差不多,一张嘴就了解的八九不离十。有些病人推门进来,张嘴一口痰吐到地上;有些病人推门就进来,也不排队;有些病人,医生说在外面等一会儿,难听话就来了;而有些病人看到有患者,主动出外等候……所以不同的病人要不同的对待,这一点非常重要。对待好沟通的病人,沟通可以更多更融洽,对于脾气不好的病人,激化矛盾地话一定不要说,受点气就受点气。对待那些接受能力比较差的病人,由于他们一时不能接受病情,就更要耐心去说,反复去说,说到他心里为止。越是重病情的病人,越要耐心地讲。有些病情很重却不肯就医的病人,真是为他干着急。”

爱病更要爱人

所以经常说,大夫在医院把话都说给了病人,到家里却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了,“我家小孩最盼着那时候周末能到公园玩了,而做爸妈的真是一次次失约。我跟儿子说,你将来从医吧,家里一柜子书呢,我也有经验教教你,但是我的儿子大学毕业坚决不从医,因为小时候给孩子的印象就是爸妈真的太累了。现在好多医生家的孩子不想学医,尤其是老的大夫,挺悲哀的。”

对苏道湘来说,这么多年一直不能忘的是母校校训,也是他行医的毕生追求——“爱病更要爱人,培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大夫”。

苏道湘这样诠释这句校训的含义,“我们第二军医大学的校训,第一是爱病更要爱人,好多大夫能做到爱病,我对这个病感兴趣,我要搞科研,我要成名成家,我要写书,那叫爱病。可作为一个大夫在这个基础上必须爱人,因为病是长在人的身上,你要对人负责,不能挑病治,对人更应善待,所有病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是老人、小孩、穷人、富人,身体好还是身体差。我们大夫都说,本领都是在病人身上练出来的,是病人用生命把你培养出来的,所以爱病更要爱人。第二是培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大夫。这句话我一辈子都受益匪浅。从病人身上发现别人看不到的病,锻炼自己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做到这两点,我认为就是一个好医生的标准。”

他的“宝贝”,他的“小孩”

苏道湘做过三甲医院的普通外科医生,也做过整形外科医生,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肛肠医生,在北京东大肛肠医院肛肠门诊一做就是整整十年。苏老共事的医生提到,苏道湘手里藏着一件绝世“宝贝”千金不换,“这些记录本就是我的宝贝。我已经攒了13本,自己编上号,从我来东大10年,从我接诊的第一个病人开始,一本也没有丢过,现在算算至少得有1万多个病例了。”

苏道湘常常跟身边的年轻人说,医生的工作其实谈不上经验,经验都已经写在书本上了,而个人的教训是一辈子的,你自己总结的东西,积累个人的教训,别人的教训,这些东西上不了书本,别人也偷不走,所以说医生的教训是最宝贵的,多去注意别人失败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自己失败的东西,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做这些事业,哪有不失误的时候?外科是一个高风险的工作,老来回头看,有道理。

年轻的医护们总喜欢亲切地喊他“苏大爷”,而在苏道湘眼里他们都是他的“小孩儿”,说起怎么跟年轻人打交道,做好医院内的培训工作,苏道湘说,到我这个年龄,应该说能容点东西了,不能再计较了。不开心也得让它变成开心。年轻人都喊我苏大爷,我能跟年轻人搞好关系是因为要从心底里喜欢这些年轻人,爱这些年轻人才行。你老端着个架子,这看不惯那看不惯来训人家,大概你也不会开心,人家也会觉得这老头不好接触吧。年轻时我脾气比较暴躁,到老了回头看,应该有个老年人的样子。

不过这位“老年人”也很时髦、很文艺,喜欢读书,喜欢旅游,“我喜欢看书,尤其喜欢历史书,给我本历史书我且看呢,明史、清史、老北京典故我家里有不少这样的书,我去旅游不购物专去看名胜古迹。我就喜欢自然的山、自然的水。”

这就是北京东大肛肠医院“苏大爷”苏道湘的故事。

责任编辑:北京东大肛肠医院 当前在线 [向他提问]

如果您还有什么疑问,请点击咨询下面在线咨询医生 病情详情了解按钮

即日起,通过电话或者网络预约挂号的患者可享受:
  • 就诊无需排队
  • 免费咨询
  • 免术后指导
24小时健康咨询热线
010-8563929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5号2层

医生团队

more

马秀华
接诊医生

北京中医学会肛肠专业委员,曾被评为…[详细]

胡伯虎
接诊医生

毕业于中国中医科学院,曾就任于广安门…[详细]

李建平
接诊医生

曾是二炮部队医院副主任硕士生导师…[详细]

苏道湘
接诊医生

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医疗系,从事临床…[详细]

白永秀
接诊医生

四十多年丰富临床经验,东北某市已载入…[详细]

张占华
接诊医生

从事肛肠临床工作30余年,曾多次在…[详细]

魏金山
接诊医生

从事肛肠疾病研究及临床治疗工作近三十…[详细]

梁 华
接诊医生

毕业于吉林大学医学系,曾多次参加全国…[详细]

熊亚倩
接诊医生

对肛肠常见病、多发病等均有独到见解…[详细]

孙 勇
接诊医生

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协会会员…[详细]

黄冬梅
接诊医生

擅长对肛肠科的痔疮、肛裂、肛周脓肿…[详细]

王连生
手术室主任

从事肛肠专业20多年,肛肠外科微创…[详细]

陈淑兰
手术室主任

从事胃肠、肛肠疾病工作30余年,曾发表…[详细]

蒋德利
麻醉师

多年来研究出一套长效止痛方案,使手术…[详细]

郝振殿
接诊医生

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从事肛肠疾病的临…[详细]

张继锋
接诊医生

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一直致力于肛肠科…[详细]

疾病问诊

more

HCPT微创消融术

多普勒痔动脉结扎术

COOK痔疮枪

PPH微创技术

大肠水疗技术

东大医生
在线为您分析病情
快速预约通道
挂号省心不排队
外来人员耐心门诊
更实惠 更便民 更快捷
温馨夜诊
晚17:00—20:00
男女分诊
隐私保密不尴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5号2层(蓝岛大厦南侧) 版权所有:北京东大肛肠医院 京卫网审[2014]第0082号 隐私政策

咨询热线:010-85639299 传真:010-85631169 京ICP备14038032号-1 E-mail:85631169@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479号

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证据,就医请尊医生诊断